>

丽江闲情

- 编辑:betway88 -

丽江闲情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既然是金庸迷,而且住的客栈离木府很近,走过就不容错过,不管它是否就是小郡主的家。老建筑早已损毁,全部是新筑的房屋,倒也颇具规模,仿照故宫的模式,几个大殿在中轴线上一溜排开。王府中也是花草欣荣,各色杜鹃兰花开遍,第一次见到了橙黄的杜鹃。依山而建的曲廊有些颐和园的风味,楼阁的飞檐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五角,好似凤凰展翅。殿堂中的几幅白沙壁画写的是纳西族为了顺服汉族吸收了汉族的佛教和道教,加上本教就是三教合一,纳西是最早汉化也是汉化得最为彻底的一个民族,在纳西民族本身来说大概是件无奈的事。

万古楼

没有来丽江之前一直以为丽江是条清澈的江,想着可以在江边的草地遥望四面的雪山美美地晒一天的太阳。虽然并没有这样的一条江,丽江的美丽没有让我失望。第一眼就喜欢上它,处处透出清闲,游客在树荫下品茶聊天,任清风吹着,听小溪在脚边哗哗地流着。墙是白的装饰了水墨的画,水边遍植了绿的桃树垂柳和红的枫树,盛开的花瓣坠落了就随水飘去,不真实的象画儿一样。

四方街

第二天一早起来,毅然把酒店房间给退了,拖着行李凭着感觉绕了半天才找到昨天的那家自由生活驿栈,还好客栈位置明显,靠近古城消防队(昨天聊了很久竟然忘记拿张名片,这个就是粗心的下场啊,顺便把客栈电话写出来,方便出行的朋友,可以去那里小住一些日子,个人很推荐)竟然主人都没起床,不知道是我太早还是他们太懒,还好早上楼上有一间房退了,有一间空房,在等小妹收拾了一会,我把行李一仍,躺在那别有特色的藤床上,感觉特舒服,尤其是那透明的卫生间,满屋子都是阳光的味道,真想不到这两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还挺会设计的呢。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要么就出去转转古城,去了一趟玉龙雪山,到拉市海看夕阳,到束河去坐坐,其他时间,白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在院子里晒太阳,发发呆,到院子门口和卖烤红薯的阿婆聊聊天,晚上有时候和客栈的主人以及他们的朋友一起围着火盆烤火喝点小酒,很惬意,以至于假期到了还不想回去,还差点改签机票了,最后让客栈的主人制止了。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丽江

由于时间比较充裕,我便在他们邀请之下,坐下来喝茶慢慢闲聊,他们对云南以及丽江周边的吃住玩都非常熟悉,鉴于之前没好好做功课,决定让他们给我个建议怎样把该玩的玩好该吃的吃了,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到了吃饭时间,他们又把我留下来一起吃了午饭。在丽江,第一次有一种感觉,一点都不陌生,仿佛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

发表于 2000-06-09 10:49

5,6 丽江闲情 没有来丽江之前一直以为丽江是条清澈的江,想着可以在江边的草地遥望四面的雪山美美地晒一天的太阳。虽然并没有这样的一条江,丽江的美丽没有让我失望。第一眼就喜欢上它,处处透出清闲,游客在树荫下品茶聊天,任清风吹着,听小溪在脚边哗哗地流着。墙是白的装饰了水墨的画,水边遍植了绿的桃树垂柳和红的枫树,盛开的花瓣坠落了就随水飘去,不真实的象画儿一样。 古城很适合一个人独行,自由自在,也不用辨什么东西南北,密密匝匝的平房小巷和浅浅的清溪,看到弯儿就转,脑筋也不用动。走过热闹的四方街,随山势上行,街旁的民居中总有几株樱桃,正是时节,绿叶中透出累累的红色,煞是诱人。因为是知名的旅游区了,居民也很有经济意识,在园中摆了桌椅,供游客品茶吃小吃。丽江的民居也是著名的有特色,很多就就势改成小旅店,更有一家在门前竖了招牌,用中文英文和纳西文邀请游人进去小住或是聊天。爱上这里的民居,跨进门槛就象进入花的海洋。随意走进一家人家,静静的没有人声,洁净的二层红漆木楼,砖石的庭院中盛开了火红的嫩黄的艳紫的花朵,最让人惊异的是几盆硕大的兰花,立在石桩上,蜡绿色的花朵串串垂下来,看得出来经过精心培植。看见我进来,在外面聊天的纳西主人跟进来,是个老兵,见我对他的花儿感兴趣,絮絮地向我说他的花经,可是他的话我只能听懂五六分,只能拼命地点头符合,他又带我去看他的果实累累的桃树和梅子,环视他的洁净小园突然对他的生活生出十分的羡慕。因为言语不是很通畅,他介绍完了就顾自地又出去了,留我一个陌生人在园中徘徊,毫不设防是他对我的尊重。 丽江的灵气全在它的水,据说是来自雪山的融水,古城依山而建,这水就随着地势的高低随意流淌,水极清澈,随处可见长发的女子在水里洗衣洗菜,配上古色古香各色石桥是天然的水墨画。看到两只花鸭在水中戏水,起俯间透出十分的默契,惹人喜爱。水中长长的水草如女子的长发柔柔的顺顺的,水边一丛丛的花朵,白的是马蹄莲,那细碎的粉的紫的就叫不上名儿了。这里的居民天天生活在花的海洋中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无乖乎小店中常常可以听到纯正的北京话、四川话,那都是到了这里爱上这里不愿离去的人们。路过一个字画店,看到这位独臂独脚的店主,因为车祸,但是不甘平淡,凭了一只手一只脚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来到这里便住下了,卖字画为生,聊起来才知道他曾经在周庄也住过许多时日,同是水乡,周庄却是少了这里的灵气与闲情。前面有一家皮影儿的小店,透明的皮影儿活灵活现似乎就会动起来,店主和两个同伴围了木桌在窗前喝茶聊天也不忙了招呼生意,看我喜欢邀我坐下喝茶,我笑笑说不了,问他皮影儿什么做的,听说是驴皮倒吓了一跳,这以前并不知道。店主并不因为没有生意而在意,等我回来路过仍然招呼着让我喝茶,喜欢这种友善。 古城的山顶有高阁名为万古楼,可以遥看玉龙雪山俯视整个纳西古城。山顶的游人更少,可以坐在绿茵中品清风。随意地走着,并不想辨方向,随处可以有不同的景色。高高的柳树上攀附了不知什么树,从半空中垂下一树粉色的杯口大的花儿,随风飘摇。走得累了,路边随时有风味小吃店,其实哪里是店,家中的后门打开,一块砧板,一个炉灶,一两只桌子便是了,小吃也只有一样―鸡豆凉粉,可以凉着吃也可以热炒了吃。坐下与店主聊天,客人也只我一个,再就是街坊邻居日常来买了吃。主人是纳西人,看不出与汉人有任何的分别,汉语说的非常流利,据说十几岁的孩子大多已不会说纳西话,纳西文字已经没有人能够识得完全,这纳西话大概也是不能长久的了,一种语言文字乃至一个物种的消失究竟不能避免,想来不禁遗憾。小孩子笑笑地与我说话,并不怕生,面部间全是和善与坦然,这在城市的孩子中是很少见的。这样知名的旅游区还能保有这样纯朴的民风让人心中暖洋洋的。 知道丽江有个木王府,不想随意就给我走到了,既然是金庸迷,走过就不容错过,不管它是否就是小郡主的家。老建筑早已损毁,全部是新筑的房屋,倒也颇具规模,仿照故宫的模式,几个大殿在中轴线上一溜排开。王府中也是花草欣荣,各色杜鹃兰花开遍,第一次见到了橙黄的杜鹃。依山而建的曲廊有些颐和园的风味,楼阁的飞檐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五角,好似凤凰展翅。殿堂中的几幅白沙壁画写的是纳西族为了顺服汉族吸收了汉族的佛教和道教,加上本教就是三教合一,纳西是最早汉化也是汉化得最为彻底的一个民族,在纳西民族本身来说大概是件无奈的事。 雨丝飘得紧了,在路边找了家小店避雨,喜欢丽江的干净,家家户户都洒扫得很清爽,一边和女主人聊天一边品尝丽江粑粑和凉粉。天色暗下来,四方街上汇集了许多的人,围成很大的圈子,中间燃了篝火,噼吧的火星爆在空中,各方的游客和着当地人舞蹈,舞步很简单,但是人们的热情也飞跃到空中。坐在水边吃饭,看到孩子将美丽的纸灯放到水中,烛光点点带了心愿任它去飘,美丽的童话般的日子。虽然只有一日,丽江的闲情和美丽却萦绕在心中,一直想等我上了年纪,就坐在这花丛中清溪旁晒太阳。

古城的山顶有高阁名为万古楼,可以遥看玉龙雪山俯视整个纳西古城。山顶的游人更少,可以坐在绿茵中品清风。随意地走着,并不想辨方向,随处可以有不同的景色。高高的柳树上攀附了不知什么树,从半空中垂下一树粉色的杯口大的花儿,随风飘摇。走得累了,路边随时有风味小吃店,其实哪里是店,家中的后门打开,一块砧板,一个炉灶,一两只桌子便是了,小吃也只有一样―鸡豆凉粉,可以凉着吃也可以热炒了吃。坐下与店主聊天,客人也只我一个,再就是街坊邻居日常来买了吃。主人是纳西人,看不出与汉人有任何的分别,汉语说的非常流利,据说十几岁的孩子大多已不会说纳西话,纳西文字已经没有人能够识得完全,这纳西话大概也是不能长久的了,一种语言文字乃至一个物种的消失究竟不能避免,想来不禁遗憾。小孩子笑笑地与我说话,并不怕生,面部间全是和善与坦然,这在城市的孩子中是很少见的。这样知名的旅游区还能保有这样纯朴的民风让人心中暖洋洋的。

本文由旅游攻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丽江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