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嘿,晨安

- 编辑:betway88 -

嘿,晨安

《嘿,晨安》 嘿,晨安 乔外的福神岗 月光在你怀里睡着 湖水荡漾出清晨的模样 草露正闪着晨日的光辉 似昨晚未眠的星辰 而清月沉寂 才无人感慨夜的漫长 嘿,晨安 比早更早的人 心比天高的心 昨日不再沉寂 化作思绪 如翻舞的彩蝶 折叠这如诗的回忆 天空装满空气 是忘不掉的前世过去 来自天边的爱意 此刻 只为找寻曾经的你 嘿,晨安 嘿,你…

文|布本木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前言:世说长生不息,从碧落黄泉寻觅,到末路抉择瞬息。愿此间,山有木兮卿有意……


图片 1


那日云烟台上,台上有着一个金框,嵌着大大的字样:比武招亲。而旁边挂满了许多大红褂布,大小的灯笼上贴着大红色的囍字,细小的花瓣碎凌乱的落在地面上,一个身穿精美修身的大婚服,头盖大红布的女子端装的站在云烟台上,身上挂着一只金色的旧铃铛,遇着风铃铃的响……

云烟台筑在纳兰府旁,听说书老人言,那云烟台,正是为纳兰府上的千金而打造。传言此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随手提诗一首就流传民坊。但天意弄人,此女患了一场大病后,双眼失明。原本与陆府的婚约,被对方取消了,才有了今日纳兰府的比武招亲……

武林各路大侠闻纳兰晨安美貌而来,云烟台下设有一处比武擂台,有能力者守着擂台者,便是今夜能与千金共度良宵者。一些武功绝世,但又奈何奇丑无比的派帮头目,更是看着这个机会,倒是为派帮夺个师娘,瞎了又如何,有绝世美貌就成。

擂鼓开击,纳兰晨安坐下,手放于古筝上,伴随古筝音乐响起,英雄均主动上台,两方按照规定不持武器上场,双方一击一拳,愣是有一方被打得牙齿掉落,血溅赛场,胜者方倒是快活大骂:“我呸,这水平胆敢混迹江湖?”

陆煜淆坐在茶馆中,看到对面纳兰府比武招亲,内心大起玩意,准备前往观看。只待他到时,擂台上已布满些许血迹,他抬头看见台上坐着一个头盖红布的女子,木讷的弹着古筝,感觉下面的激烈与她没有任何关系罢。陆煜淆心有怒意,因为此时,纳兰晨安弹着他自创的乐曲,那女人,为何知道这首曲子,这是他专门为另一个女人所打造的……

数月前,陆煜淆正于山崖洞穴中修炼武功,这时洞穴外的树上吱呀作响,一个女子从山上跌落下来,挂在了树上,可想而知,这下方,是万丈深渊……陆煜淆将女子救回,当他抱起女子时,发现她竟长得一副倾城倾国的容貌,她似乎感到有人在抱他,她抓住陆煜淆的手,用尽力气对他说:“救救我……”

她曾陷入深深的昏迷中,当时正处深冬时节,洞在雨雪纷纷,她连续发烧了几日,途中睁开眼见过陆煜淆一面,后来因为烧得过重,双眼视力不断下降,陆煜淆后来搬到山崖下的木屋里,花尽心思救回了她。她告诉陆煜淆,她叫晨安,本先是想上京拜访家师,不料路途竟遇到土匪,将她打晕掳劫致深山中,中途她醒来逃走,却被其追赶至此,掉下山崖。

后来,陆煜淆带着她寻遍名医为她救治双眼,最终都无济于事。晨安捧着他的脸颊,轻轻地笑了声,告诉陆煜淆她能活着已万幸,这双眼,不要也罢!

晨安终日与陆煜淆共同探讨琴术,陪他习武,她弹古筝,他吹长笛……陆煜淆为她提了一首曲子,叫山有木兮。晨安笑着称道还差一句,却一直不同陆煜淆说。陆煜淆偷偷在她腰间系了一只金色的铃铛,那是他祖母留给他的……

不久,陆煜淆从外归来,却见屋里有打斗痕迹,他当时内心极度恐惧,到处也找不到晨安……后来陆煜淆消极了许久,他一直守着木屋,却再也等不来晨安,直到一天,陆府下人来告诉他,小时与纳兰家的婚约就要到期,老爷命其快速赶回府中,准备迎娶纳兰家千金。当时他正想拒婚,却不想老爷一纸信书告诫他想要那个木屋女子活命,就娶纳兰府千金!

但没过多久,却传来婚约被陆府强行取消了,原因是那个纳兰千金瞎了,堂堂丞相的独子,怎么可能娶一个瞎子?

后来,就有了纳兰府比武招亲的存在,陆煜淆觉得好笑,他倒想看看这纳兰府千金有多美。

等他回过神来,气氛却变了,起初那火爆场景突然就变得诡异了,陆煜淆冷笑着,估计现在的武林人士都按捺不住了,想趁着这个比武招亲的幌子来灭掉纳兰府。果不其然,纳兰府被层层包围着,所有的家眷仆人都在混乱中被杀掉。纳兰大人气急败坏道:“你们怎可如此,我乃皇上亲赐的将军!皇上知道了定把你们都灭了……”黑虎帮头目扣着纳兰晨安道:“老头子,那你睁大眼睛看看我怎么毁你女儿!”纳兰晨安一听,急得咬了一口黑虎头目,他被痛得放开了手,纳兰晨安看不见,跌跌撞撞中从台上跌落下来。那云烟台下就是纳兰府设的比武台,用料之坚硬,跌下必死无疑……

本文由情感专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嘿,晨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