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尘与雪 那个我们知道又不知道的世界

- 编辑:betway88 -

尘与雪 那个我们知道又不知道的世界

寂静笼罩着安详的海面黄昏轻拾画笔点缀暮夜前的金色朦胧她在海平面前沉思俯下那戴着金冠的前额星儿乘着她的思绪爬上天庭海浪和着澎湃的韵律激荡着遥远的海滩一缕浅红色的云霞成为了她的金丝羽衣她尽显繁华长长的蓝线儿牵动她的心弦她的笑容变得温和像个敛羞青涩的姑娘等待她的唇刺破面纱寂静的目光庄重地扫遍世界她在天空俯视一切鲜花与绿叶颤动她的美丽光芒繁星和圆月歌颂她永恒的价值当夜幕拉深她略显优雅的倦容跟随出海的白帆远航消逝在海平面……

  一个是寂静无边的雨林,一个是悄然无息的沙漠,各自有各自的寂静,各自有各自的归途。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初看尘与雪,一度以为自己找错了,潜意识觉得是描写自然美景,开幕却只看到两个僧人在寂静中乘舟穿过大象群,他们靠在一起的姿态,像是一种放逐,更加是一种追逐,廖远的钟声传来,大象徐徐地站起,水波徐徐地打开,有水滴声像是落雨,有讲述声像是诵经,无端地全身都静下来,好像一年四季的光阴都是慢的走,在生命中,我们都是一帧一帧地活。

    然后我们就一跃入深海,在海平面以下起舞,比语言文字更加温柔的表达,就是人类本身,与儒艮共舞,是美与想象的融合,一望无边发黄的水色里,以最质朴的打扮,演绎最质朴的情怀,那是回溯本身,从水里来的历史,从海里演化而来的根源,我想到了沙漠也有这样的舞蹈,与老鹰共舞,在极度地干燥中,衣袖轻扬,老鹰扑面而来。或是一个人的独舞,在无人的沙漠台阶上,一个人静静地旋转,裙袂轻狂,舞出了风的姿态。或是与豹共舞,一点点嗅着死亡与生存的宁静。

    我们从水里来,走向沙漠,我们从静里来,走向舞动,我们从孤独来,走向自然。自然才是最终一切欢笑一切沉默的归宿。所以人与万物无所谓高低,万物追求生存,人类追求体验。无贵贱,无优劣。

    万物的共融,是这个世界最初的面貌,水与热,生与死,都相依相存,可以站立在大象的身躯上,也可以跟豹依偎在一起。可以有年轻的相貌曼妙的体格,也可以有老去的容貌和曲折的沟壑,我在年迈的脸庞中看到棕色的日子拖着疲惫的脚步曾一步步走过,老人是时间的年轮。

    在影片的最后是仰视海平面,无数的尘埃来自沙漠来自雨林,从光圈里跌落,由少到多,纷纷扬扬,雪从来都是水汽附着于尘埃,海面也会下雪。下雪的时候水下一片嘈杂,水上一派宁静。

    我们对自然当是敬畏,我们对寂静当是慰藉。在生命舞动的高潮欢乐中,它说,

本文由情感专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尘与雪 那个我们知道又不知道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