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时尚摄影现况

- 编辑:betway88 -

香港时尚摄影现况

彭捷:你的资历在香港摄影圈处于一种什么位置?这次摄影展的摄影师很多都受你邀请而来,但我感觉平时大家仍处于一种“各自为政”的状况,是这样吗? 朱德华:我在日本读摄影时已投身这个行业,回港后在1993年开设自己的工作室至今,算起来已有20年了。 香港的商业摄影竞争是非常激烈的,要突围而出“个人风格”相当重要,大家若从这方面发展,令你感觉一种“各自为政”的状态是正常的。我相信世界各地的摄影圈也颇相似。今次推荐给你的摄影师,我从他们的作品中感觉到他们对摄影有自己的一套法则,这是我欣赏的,且包括中青两代。 彭捷:香港的摄影工业因其国际都会大环境及摄影师自身的素质,一直给外界非常专业的印象,但作品是否有局限性?譬如在个人创作意念方面。这是否受到一些实际因素的影响和左右? 朱德华:香港摄影师普遍专业水平较高,但很多受潮流、市场及器材所影响和制约,个人创作意念方面比较弱。 彭捷:香港摄影界近几年涌现出不少新晋团体,包括你作为发起人的“PH5摄影连动”,展览活动也陆续有开展,影响范围如何?本地政府的扶持和宣传力度及摄影师努力成果之间有可能达到一种和谐发展的状态吗? 朱德华:运作“PH5摄影连动”也不容易,因各成员都有全职工作,加上缺乏资金赞助,只能做有限度活动,我们尽力而为。但我们成立几年也举办了不少活动,包括2008年底至2009年初的《影像香港——当代摄影展》(展览从历史脉络及摄影多样的风格和形式取向,展出当代40多位最活跃的香港本地摄影师和新媒体艺术家的约150幅作品,范畴包括纪实、报道、肖像、概念、混合、装置和新媒体——编者注),出版《Phi》艺术摄影杂志等。“影像香港”产生极大反响。展览后不久,我们一班香港摄影人在去年成立了“香港摄影节筹委会”,准备筹办大型摄影展览及活动。香港艺术发展局初步表示非常感兴趣,准备拨款资助,但政府的资金却带来很多行政上的困难。《Phi》出版后,又有不少年轻摄影家办杂志,这是好现象,但我担心读者及市场的支持有限,如我一位做艺术家的朋友所说:“煮饭的人多,但食饭的人却少!” 彭捷:香港本地摄影师很多具有游学海外的经历和开阔的眼界,回港发展后均或多或少地涉足商业类摄影项目,这是否会影响到个人艺术摄影意念的发展?以你的体验,这中间是否能把握到一个好的平衡点? 朱德华:把握平衡点是相当困难的。以我个人的体验,是尝试让商业与艺术互相补充,用商业上的收入,培育自己实验性的创作。但据我观察,好多留学回港初期对艺术怀有抱负的摄影师,因商业上取得成功,往往最终放弃了原有理想,只专心赚钱。这当然没有错,但其作品的水平却因此每况愈下,实在是非常可惜,令人非常失望。 彭捷:我知道近来大热的德国汉学家、波恩大学汉学系主任顾彬(Wolfgang Kubin)几年前曾为你的摄影作品集撰写了一篇长文,以现在的情势来讲相当有意思。他对中国文学界发表的评论及引起的内地学界大范围的争论,无疑使他成为在中国最具知名度的汉学家之一,而他对你摄影作品的评论或者说褒扬,是出于你们的私交还是他个人观察分析文化艺术视角的一部分? 朱德华:顾彬为我去年出版的摄影集写了一篇5000字的文章,不以学术的角度出发,以朋友的身份评论我及我的作品。我觉得很有意思,感受到一个外国朋友眼中的朱德华。不过很奇怪的,香港的中英文报道似乎都不知道顾彬是谁,都称他是艺评人,而不知他是汉学家!我相信他对我的作品的看法是出于欣赏的。 彭捷:[FS:PAGE]香港回归祖国已过去十余年,现在与内地无论经济还是文化上早已合为一体,前往内地工作及创作的前景和条件也改善了很多。我相信,这期间香港本土摄影师的心态也曾有过波动起伏,一部分人现在的工作重心包括工作室也北上迁移至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但另一方面,内地优秀的摄影师赴香港交流的频率却不多,也很难与当地摄影文化有所互动。你如何看待这种情况并作何比较? 朱德华:十多年前内地的摄影师及创作者仍频繁地来香港取经,但今日的形势已改变很多,现在香港摄影师尽管北上也难以立足。如果观众对“品味”仍然觉得有价值的话,今次的展览将会是很好的交流机会。

Adidas广告用图 李锦棠 摄

出奇少年 朱德华 摄

黄秋生 郑智聪 摄

本文由摄影专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香港时尚摄影现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