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当代摄影亟待“补课”

- 编辑:betway88 -

中国当代摄影亟待“补课”

 近日,随着首届“草场地摄影季”的开幕,引起了公众对于当代摄影的关注。据了解,本届“草场地摄影季”首次联手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而这也是阿尔勒国际摄影节举办41年来,首次将展览项目安排在法国以外展出。谈及中外当代摄影作品差异时,摄影季总策划之一、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负责人荣荣坦言,中国摄影师的作品水平很高,但是对于很多摄影师来说,还需要补充很多知识,以修补中国当代摄影的“断层”现象。

  商报:在中国,近几年架上绘画、装置艺术一直占据艺术展览的主导地位,而作为当代艺术重要环节之一的独立摄影,却很少举办大型展览,举办本次“草场地摄影季”的初衷是什么?

  荣荣:2007年,我受邀参加法国阿尔勒摄影节,被参展的优秀作品所吸引。去年,在第二次受邀参加摄影节论坛时,通过与阿尔勒摄影节艺术总监弗朗索瓦·艾贝的交流,拟定出“草场地摄影季”的方案,并被选为今年“中法文化交流之春”活动项目之一。

  本次摄影季,只是将阿尔勒摄影节的部分展览引入中国,通过与草场地和798艺术区各个艺术机构接触后,他们都表示非常愿意参加本次摄影季。其实,参与本次摄影季的艺术机构都非常独立,平时每家艺术机构都在各自发展,但是通过本次摄影季可以使艺术机构资源共享。

  商报:本次摄影季,引入了阿尔勒摄影节部分作品,其中包括哪些艺术家?

  荣荣:例如阿尔勒摄影节创办人之一吕西安·克莱格,以及艺术家皮埃尔·贡诺。实际上,很多艺术家并不是出生于阿尔勒,但是其艺术作品在当地非常受欢迎,因此阿尔勒摄影节将其中的精华部分带到了中国。

  商报:参展艺术家是如何挑选的?

  荣荣:我们与法国方面共同挑选参展艺术家,还是比较看重独立摄影师创作的作品,因此一些时尚类艺术家本次并没有入选。

  商报:参展作品以怎样的标准分配到各个艺术机构进行展览?

  荣荣:首先,弗朗索瓦·艾贝考察了各个画廊的展览空间,并与画廊负责人进行沟通。其次,画廊也根据自身展览需求,选择不同风格的参展作品。

  商报:在参与“草场地摄影季”的艺术机构中,有一些是798艺术区的画廊,对此您出于怎样的考虑?

  荣荣:作为“草场地摄影季”,应该以草场地艺术区内的艺术机构作为主要展览空间。但是我认为,中国的独立摄影处在起步阶段,需要艺术领域各方面共同参与,更好地进行发展,互相参与又互相独立。

  同时,对于公众来说,对独立摄影的认识,此前只是停留在“点”上,通过本次摄影季可以全面了解当代摄影的发展现状。

  商报:此前,798艺术区和草场地的艺术机构都在关注架上绘画或装置艺术作品,很少举办当代摄影展,他们为何会响应本次摄影季?

  荣荣:当代摄影已经成为当代艺术发展中,最活跃的艺术表现方式之一,一些国际知名的艺术展览中,当代摄影也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对于中国摄影师来说,目前没有良好的当代摄影“土壤”,只有零零散散的画廊涉足该领域。本次摄影季得到诸多艺术机构的响应,因为大家认为当代摄影潜力巨大,同时公众、收藏家对当代摄影仍存疑问:当代摄影到底是什么?我们现在做的,是让公众体会到当代摄影的精神和内涵,以及当代摄影与公众之间的关系。

  商报:您认为中国摄影师与国外摄影师的差距在哪里?

  荣荣:目前,中国摄影师非常活跃,作品水平很高。但是,由于中国当代摄影的跳跃性发展,因此出现了艺术“断层”,对于摄影史缺乏了解,因此摄影师们亟待“补课”。摄影师不可能永远按照自己的喜好进行创作,如果需要表达更深层次的思想,就需要更全面的知识进行学术支撑。

  同时,很多年轻人对传统摄影手段没有任何认识。摄影[FS:PAGE]师在创作时,可以不选择传统摄影方式,但是要了解传统。

  商报:对于当代摄影来说,“观念”是否比“技术”更重要?

  荣荣:所有摄影技术的运用,都是为了更好地呈现艺术作品,很多摄影师不是对技术没有要求,而是不知道该如何运用。例如,在今年的三影堂摄影奖评选过程中,一家摄影空间为参展作品提供照片打印服务,他们为摄影师提供了30种不同的相纸,很多摄影师感到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商报:在摄影观念上,中国与外国摄影师有哪些不同?

  荣荣:目前,中国摄影师的作品中有很多“符号”化元素,这需要通过时间进行沉淀,找出摄影师自己的独立艺术语言。同时,当代摄影批评家和讨论平台缺乏,不益于摄影师的成长。

本文由摄影专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当代摄影亟待“补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