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摄影师』Andres Winkelmann:拉美文学的影像诱惑

摄影师Andres Marroquin Winkelmann来自秘鲁,1983年出生。在他的记忆中,巴列霍、聂鲁达的诗歌,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等人的小说,是从小被迫灌输的养分。没有拿起相机为生之前,Andres并未察觉文学与摄影之间联姻的奥秘。看Andres的作品,最先让你想起陈英雄执导的《青木瓜的滋味》,画面中的布景清冷、幽闭,即便镜头下的现实嘈杂又残酷。

图片 1

“萨帕亚尔/尤利纳奇”和“状态”是Andres这次带来的两组摄影系列,分别采撷于家乡秘鲁和现在旅居的德国柏林。相比阐述摄影师个人念想的“状态”,前者陈列出朴实、疑惑、不安定的境遇,叙事更为抽离,拉美文学中的奇幻味道开始诱导。

这是来自摄影师Erik Johansson的摄影作品。摄影师兼艺术家的他总是高人一等。这位来自德国柏林的大师在作品的后期上可谓相当高杆,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画面在他的润色下都会变得有趣起来。就像这位大师自己所说的,我不捕捉瞬间,我捕捉的是灵感。对我来说,摄影只不过是用来收集我脑海中的小剧场所需要的元素的工具。

20岁那年,Andres从秘鲁搬到柏林。并在撒玛利亚(Samariterstra.e)地区租到一间一居室。地板上横放着蓝色的床垫,房里立着一个木架,还有一根用过的蜡烛,“前人”留下的痕迹,是Andres搬进小屋第一天看到的画面,也因为这个瞬间,让他找到体验生活的新视角。

纵观这些年,我们看到他客户名单逐年增多,像google,adobe,微软等,但是他的个人作品总是更加的吸引人。这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在创作中总是一丝不苟的,他从来不用图片库中的作品。他说,我总是想完全的控制我自己的作品,感觉一切都是我自己完成的。这使得我有时候无法将所有的想法付诸实践,但这种限制是好的,有时候他能定义我的工作。有时候一个微小的光线或是角度会对后期的合成图像十分的重要。

此后的三年,Andres一直住在这里。直到搬出小屋,他才真正开始摄影。卧室,成为他拍摄最多的场景。“因为我意识到,隔离主体对一场私密对话是必不可少的,在这种对话中,可以涉及有关社会准则和文化行为等诸多问题。”于是,Andres开始构建自己生活的情境:梅赛德斯将她的花插在废弃的空瓶中,以体验人性的率真;楼上的房客埃娃,古怪邋遢的表征下却露出羞涩的可爱神情,这是人生抉择的两面;没有国籍身份的瑟奈,实则是摄影师自己初到德国的失落写照。可以说,《状态》系列是摄影师在那段时光里的提炼与总结。他不再寻求事件的瞬间再现,而是发起对视觉改造的策略与尝试。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本文由摄影专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摄影师』Andres Winkelmann:拉美文学的影像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