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诺贝尔文学奖:这颗枣终于真掉下来了

- 编辑:betway88 -

诺贝尔文学奖:这颗枣终于真掉下来了

诺贝尔文学奖:这颗枣终于真掉下来了  作者:鲍昆   对中国人来说,诺贝尔文学奖这颗枣眼巴巴地瞪了小三十年(改革后),终于枣熟蒂落掉了下来,并粉碎了。真相也由此大白,原来是个自欺欺人的笑话。      一个北欧瑞典老头,老眼昏花地戴着老花镜,案头放着一摞字典,看两行就得翻几遍字典,瞪眼看一年也看不了几本中国小说,你能让他客观公正地评价一个有着几千年文化积蕴、深不见底的中国文学?笑话。这本来是件再明白不过的事。况且,文学不是自然科学,没有一条相对绝对的普世标准。西方人站在自己的价值立场上,对他们还不甚了了异域文化说三道四,就如同让你在中国给戈尔和小布什投票一样,非让美国人气歪鼻子。一句话,他们根本就没资格评价我们的文学(想有资格,先到中国生活二十年上完中文大学本科)。      要害的是,他们却非要这么干。理由是高行键的文学建造了一条沟通东西方文学交流的桥梁。但这是一条什么样的桥梁呢?这是一条按照他们的标准建造的桥梁。而文化的多元性又决定了这座桥的标准也应该是具有多元标准和足够宽容度的桥,否则谈何交流?显然,瑞典人不愿这样。他们希望世界应在他们的标准之内,放着中国目前如此众多的优秀作家不选,而偏选已入欧籍、作品平平的高行键就是明证。这就是文化霸权!      高行键87年的出走,和而后十多年的活动,现在看来其实是一个精心设计和严格按照这一标准运作的诺贝尔工程。高行键到欧洲伊始,即宣传自己在国内受到政治迫害,并开始打造自己的被迫害形象。是否受迫害,国人都是有目共睹,基本是空穴来风。他本来是处于如日中天的事业高峰,被公派出国交流不归的,这在北京当时的艺术界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但高行键此举为其今天的收获却打下了最终的伏笔。在其后的每次政治波澜中,高行键都不失时机地展示自己以取悦西方文化界,如凭空瞎遍他根本就不在现场的有关六四的话剧,其艺术质量之低劣让人瞠目结舌,但却为日后诺贝尔奖的摘取又上了一层台阶。后来写了一本可以说不错的小说《灵山》,但也绝不拿到国内发表,以保持自己的受迫害形象。与此同时,高行键却向几乎能他所知道的各国汉学家广泛赠阅,希望他们能将其翻译成各国文字,以打造他的国际写作形象,可谓用心良苦。至于说高行键这些年来对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老头的感情攻势(也可说是感情贿赂)则更是见缝插针、手段丰富、绵绵不绝。      这些俗招儿本不必在这过多讨伐,但却又不得不说。因为若中国作家都为此目的将这些行为泛化,中国文学就到此为止了。作家的基本人格立场和文学精神势必被扭曲,我们就再也读不到什么有血有肉的中国作品了。这确让人不忿。     如果高行键的获奖有什么积极意义的话,那么就是证明了西方人虽然想将全球的各种文化纳入他们的语境,但也不得不先肯定其存在。而这个肯定,其实说明中国作家的水平是远在他们所认定的水准之上的。因为比高行键棒的中国作家有的是,如莫言、余华、李锐、张承志、史铁生、贾平凹、王朔、王蒙------等等、等等。那是一棵果实累累的大枣树,一竿子下去,遍地开花。          2000年10月31日

本文由摄影专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诺贝尔文学奖:这颗枣终于真掉下来了